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梓煜的博客

夜,把我的心寄存在你的梦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鹧鸪天·见雪图忆姊  

2013-04-20 08:28:05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十五年来忽转身,已然不见绿罗裙。轻狂总付黄梁梦,迂拙孤偎岗上坟。    多少事,碾成尘,尘中寻你累心神。倘卿明我潜相忆,来趁清宵那片云?



家姊病故四年了,无日不在我的臆中留连。今见图中大雪,想起小时候生活在东北的乡村,逢雪她都会拉着哥哥做的冰车,我坐在车上她拉着跑。有时翻进雪坑人影也不见。人事匆匆,留住的唯有记忆。人却抓不住。她去时才三十七岁,而我如今已长她两岁了,还在污浊的尘世间挣扎。




十五年来忽转身,已然不见绿罗裙。踏春扶起山羊角,掷雪依从耍赖人。
多少事,碾成尘,尘中寻你累心神。倘卿明我潜相忆,来趁清宵那片云?




这样?哪个更好?
山羊角指经我梳头。
耍赖也指我


    十五年来忽转身,已然不见绿罗裙。山羊角上红纱线,滑雪车中耍赖人。    多少事,碾成尘,尘中寻你累心神。倘卿明我潜相忆,来趁清宵那片云?




我这样改了。这样语感上柔和一些

山羊角上红纱线,
滑雪车中耍赖人。

这两句指她给我梳头,给我拉车,虽然没指明对象是谁,但就算读者理解成了她,也是顺的,也是合理的。都是回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9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