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梓煜的博客

夜,把我的心寄存在你的梦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杨评事文集后序  

2012-09-22 12:46:02|  分类: 名文赏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杨君,凌也。《先友记》云:杨氏兄弟者,弘农人。凭由江南西道入为散骑常侍。凝以兵部郎中卒,凌以大理评事卒。用知评事之为凌也,审矣。《唐书》云:凌终侍御史,误也。)

  赞曰:文之用,辞令褒贬,导扬讽谕而已。虽其言鄙野,足以备于用。然而阙其文采,固不足以竦动时听,夸示后学。立言而朽,(采用《左传》“立德立功立言”,此之谓不朽。)君子不由也。故作者抱其根源,而必由是假道焉。作于圣,故曰经;述于才,故曰文。文有二道,辞令褒贬,本乎著述者也;导扬讽谕,本乎比兴者也;著述者流,盖出于《书》之谟、训,《易》之象、系,《春秋》之笔削,其要在于高壮广厚,词正而理备,谓宜藏于简册也。比兴者流,盖出于虞、夏之咏歌,殷、周之风雅,其要在于丽则清越,(扬子:诗人之赋丽以则。谓靡丽而有法则。《礼记》:其声清越而长。)言畅而意美,谓宜流于谣诵也。兹二者,考其旨义,乖离不合。故秉笔之士,恒偏胜独得,而罕有兼者焉。厥有能而专美,命之曰艺成。(《礼记·乐记》云:德成而上,艺成而下。)虽古文雅之盛世,不能并肩而生。

  唐兴以来,称是选而不怍者,梓潼陈拾遗。(陈子昂,梓州射洪人,尝为右拾遗。唐兴,文章承徐、庾馀风,天下祖尚,子昂始变正风雅。)其后燕文贞以著述之馀,攻比兴而莫能极;(张说,封燕国公,谥文贞。朝廷大述作多出其手,其文属思精壮,世所不逮。说殁后,帝使就家录其文行于世。)张曲江以比兴之巢,(与“隙”同。)穷著述而不克备。(张九龄,韶州曲江人。开元后,天下称曲江公而不名云。一本穷字下有“作者”二字。)其馀各探一隅,相与背驰于道者,其去弥远。文之难兼,斯亦甚矣。若杨君者,少以篇什著声于时,其炳耀尤异之词,讽诵于文人,盈满于江湖,达于京师。晚节遍悟文体,尤邃叙述。学富识远,才涌未已,其雄杰老成之风,与时增加。既获是,不数年而夭。其季年所作尤善,其为《鄂州新城颂》、《诸葛武侯传论》、饯送梓潼陈众甫、汝南周愿、河东裴泰、(贞元十八年,泰为安南都护。)武都符义府、(符,一作“何”。)泰山羊士谔、(元和三年,士谔贬资州刺史。)陇西李练凡六《序》,《庐山禅居记》、《辞李常侍启》、《远游赋》、《七夕赋》,皆人文之选已。用是陪陈君之后,其可谓具体者欤?呜呼!公既悟文而疾,既即功而废,废不逾年,大病及之,卒不得穷其工、竟其才,遗文未克流于世,休声未克充于时。凡我从事于文者,所宜追惜而悼慕也!宗元以通家修好,幼获省谒,故得奉公元兄命,论次篇简。遂述其制作之所诣,以系于后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