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梓煜的博客

夜,把我的心寄存在你的梦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失眠  

2011-06-26 06:46:10|  分类: 短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我一直有点疑惑,失眠这位阿婆是不是与我沾亲,在我孤寂的这些年里,只有她会时不时的或是接二连三的来探望。被视为无赖的她确实让人哭笑不得,急也没用怒也没辙,只好无奈的任其在小屋里游走。这还不算,她还会指手划脚,牵着我思想的神经末梢也随着她在小屋里游走或是飞出小屋。江南的小河、塞北长满荆棘通往墓地的小路。还有,还有就是乱七八糟不可说却让我哽在喉里苦到心里的情感交错。爬起来,失神的坐在床头,透过窗帘,朦胧的街灯似要融化我惨白的脸。不对,是姜黄的脸,我的脸越来越没有生机越来越僵木。她斜倚在墙角,嘴边滑落一堆的冷笑。那笑刺骨,深透每一寸毛细血管流遍全身。自己仿佛是被抛弃在沙漠边缘的小羊,一种潜在的危险时时来袭。我也开始在小屋里游走,还想模仿电影里那些近于崩溃之人不住的吸烟不住的打转,烟?烟在哪里?唉,没有。一个女人嘴上刁着烟或是去买烟总不是一件很体面的事。保持住那一点清高吧,即使在失眠的时候,别忘了,她还在墙角里盯着自己呢。不能让她笑话,不能让她觉得我在歇斯底里,这样她更容易下手。疑兵,作疑兵计!
     复又躺下,仔细回想她是我亲戚中哪一枝?离家十几年亲戚这个概念在心里越来越淡化,母亲门前的杨树在记忆中也只是一米多高,尽管知道现已十几米高,但只有那一米在心里扎了根。哥哥添了小孙孙,我更想不出他抱着孙孙时会有多快乐。记忆中的哥哥还是个大孩子,一个大孩子抱着自己的小孙孙多可笑呢。唉,我的记忆肯定出了毛病它不会走路了,或是选择性遗失。我还是找不到失眠是我什么姑姑的姑姑的姑姑?如果真是,我宁愿把姑姑叫成阿姨,然后她的姑姑连同她的姑姑的姑姑全不认,以杜绝与这位失眠婆有什么瓜葛。我深受其害,如果她再去害别人,人家知道她与我沾亲进而怨刺到我身上,更会让我有被连坐的委屈。
      窗外雷雨交加,夜好象缠着这座小城不散,它驱逐了太阳,今天我又见不到太阳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1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